目前,许多社区的邻居一起开团已经成为最常见的现象之一。现在,支持这一场景的工具有一些变量。看到真相,5-1节前,作为社区团购最广泛使用的开团工具之一,群接龙”被微信限制分享功能。

第一次,我联系了小组龙联创建梁小桥。他说,限制共享的页面只是小程序的主页,其他功能都很正常。目前,小组龙平台首次通过产品解决了现场共享和转发的问题。

而小程序共享功能有限,或来自恶意投诉。

仅限于小程序主页

事情发生在4月28日。当时群接龙团队收到微信团队的消息:

经用户投诉和平台审核,发现账户违规,小程序内容共享能力暂停。如有异议,可主动提出投诉并解除。

根据提示,小组第一次推进了上诉工作。并通过产品解决方案初步解决了场景的共享和转发问题。梁晓桥告诉现实:限制共享的页面只是小程序的主页,其余功能都很正常。

在群接龙,团长分为选货团长和帮卖团长。部分头部团长的选货方面极强,能根据用户需求选品和解读产品,让“新奇特”产品在社群渠道扩散。他们选好货后,帮卖团队就跟进帮助销售。这让群接龙分成了B2B和B2C不同环节。

共享功能有限,影响正是B2C环节,对B2B链接没有影响。在暂时推出的新解决方案中,销售团长在转发和分享时需要比平时多两步。梁小桥预计,随着投诉和与平台沟通的进展,这种情况将迅速改变,原有的共享链接可能会迅速恢复。

梁晓桥表示,平台侧尚未详细说明具体限制原因,根据现有信息推测或微信团队收到投诉,不排除竞争恶意投诉。

群接龙永远不会强迫团长卖什么货,平台只作为一个公平公开的连接

图1

在商业竞争中,一个平台曾经说过三个月,让群接龙倒下。结果两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领导选择信任和支持群接龙。梁小桥指出,竞争用尽各种卑劣手段,背后捅刀子,脚下绊倒,我们坚信善良、真诚、自由的平台是用户想要的平台,这是群接龙一直坚持的底线。

梁晓桥表示,有限的共享功能不会对实际的团购业务产生太大影响。但令他担忧的是: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个机会煽风点火,帮助浪潮,使原来的小违规行为上升到整个平台禁令的主要问题。

群接龙永远不会强迫团长卖什么货,平台只作为一个公平公开的连接

图2

为什么而战?

2021一年多来,包括社区团购在内的社交电商不再容易做到,已成为行业共识。

之前有贝店资金链断裂,之后业绩大幅下滑。2022年初,小米有品有鱼宣布停运。第二天,另一个社交电商平台东店宣布停运,将主营业务转移到芬香。3月28日,十汇集团关闭,整个行业确实处于震荡变革时期。

但另一方面,社区团购在经历低谷后,在疫情中再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特别是今年3月以后疫情爆发期间,社区团长成为便民服务的主力军。

梁小桥透露,仅4月中旬至月底,两周内,上海新领导2万多人,单日用户访问近300万人,在此期间,领导链接供应,为数百万家庭提供稳定的防疫物资保障,说是防疫工艺品并不过分。

就像疫情推动数字化、线上化、私域化一样,在疫情的洗礼下,社区团购也实现了很大的升级。

既然市场这么大,不同竞争之间有什么竞争?

在群接龙系统中,以团长为中心构建工具 关系结构,将100万团长联系起来,通过团长交易背后的数据将团长分为选货团长和帮卖团长,让选货能力强的团长为帮卖团长供货,帮卖团长协助选货团长卖货,就像1 1>2,像放大器一样放大两类团长的价值。这种模式被群接龙概括为S2B2C。

群接龙永远不会强迫团长卖什么货,平台只作为一个公平公开的连接

图3 群接龙S2B2C团购模式链路图

此前,他与集团创始人吴斌进行了深入的交谈。他认为,如果集团所有者和成员之间有强烈的信任关系,无论产品是昂贵还是便宜,粉丝们都会因为信任而下订单。

群接龙永远不会强迫团长销售任何商品。作为一个公平、公正、开放的连接器,该平台只向销售领导推荐更准确的供应,链接更准确的销售领导,确保销售自由。

这也注定要在这个概念下,平台发展速度会很慢,授权领导和供应,注定要带来大量的非标准化产品和流程,平台难以实现整体管理,难以规模,这就是为什么,龙平台业务很少主导,流量分散在领导手中,而不是集中在平台手中。

相反,其他模式的底层商业模式是平台牢牢控制供应链,实现快速发展。

但不管哪种路径,团长都是核心。因此争夺时有发生。

梁小桥告诉现实,现在一些平台巨头想通过补贴和低价收割团长,

让团长帮他们卖货,把话语权和定价权收到平台上。这种方式其实是不可持续的。

从现有信息来看,这种有限的临时功能不会影响社区团购和群接龙的发展节奏。然而,更残酷的竞争可能需要放在桌面上。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88-888-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