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

411月11日,芒格旗下公司Daily Journal Corp今年第一季度,阿里巴巴的股票持有量公布了最新头寸60.2直接将万份减半至30万份。

要知道芒格曾经用真金白银把阿里烧成了中概难民的希望灯塔,但这一轮以互联网公司为主的中概股的调整,历史上很少有下跌幅度大、周期长、影响范围广的情况,背后的原因不能简单用业绩来解释。

地缘政治的干扰,监管机构的重拳,业务线的收缩,似乎都预示着这场20年的致富运动已经结束。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将面临一个没有波澜的未来。

一、股票时代

20182000年,王兴提出了互联网进入下半年的论点。当时,整个互联网行业都被交通高峰的焦虑所笼罩。巧合的是,拼多多诞生了,带领互联网杀死了最后一个交通下沉市场的处女地。

2018几年后,拼多多几乎自己带来了中国电子商务和快递业的增长。

王兴的观点现在看起来很有前瞻性。如果预测前两年有很多未雨绸缪的成分,那么随着各大互联网公司年报的发布,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增长基本停滞不前。

如下图所示,主要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增长正在持续下滑,甚至不乏探底,比如爱奇艺的收入同比增速已经在底部拉成平缓的线,电商奇迹拼多多的增速2021年四季度只有2.5%左右。

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

从大环境来看,互联网行业最赚钱的两项业务——广告与电商,增长率也拉出了明显的下行线。

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

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

虽然各公司的业务不同,但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支持互联网公司的高估值主要来自两个预期:总用户规模单个用户贡献的价值

进一步细化这两个关键变量,我们会发现它们无一例外都遇到了瓶颈:

1. 用户增长停滞:网民真的不够。

无论是社区还是电子商务,无论是长视频还是本地生活,每个子行业公司的月生活和季度环比增长都进入了个位数范围。

大多数公司的活跃用户增长开始平静下来。唯一的例外是去年6月重组了用户和产品团队的快手,自第三季度上市以来环比增长最大,但第四季度迅速下跌。

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

下沉之王拼多多的顶部非常明显

事实上,2014年以后,国内电子商务进入了增长率低于20%的半躺平阶段,直到拼多多用拼团+100亿补贴补充了新的增长奇迹,带动了阿里巴巴和京东等电子商务的共同繁荣。在2017年最具势头的时候,拼多多每季度的月生活可以翻倍。

但现在,就连拼多多也感受到了流量达到顶峰的寒意。2021年,用户增长已从小数点后六位挖掘出来。

原因不是拼多多不努力,而是市场没有新用户。2007年-20212000年,中国移动网民的增长率逐渐从133%下降到个位数,渗透率超过73%。

2021年,中国共有10.111亿网民,拼多多年底活跃买家数量达到恐怖8.687亿。

翻译这两组数据:10个中国人中有10个7.3一个在网上,而10个在网上的人,四舍五入有9个用拼多多。

在财务报告中,拼多多的营销费用大幅下降,这显然是因为补贴的边际效应越来越小,当用户增长到顶部。

既然找不到更多用户了,那让现有用户付更多钱可行吗?

2. 单用户支付能力的提高有限

消费升级喊了很多年,但从以付费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的四家公司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残酷的事实:用户真的不想花钱。

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

最落差的是B站-2018年上市后,B告别二次元开始了一条浩浩荡荡的破圈之路。用户规模和单用户价值同时上升的预期创造了资本市场B站的高估值。

但事实是B站内用户规模迅速上升,但用户支付金额迅速下降,说明用户的支付意愿并没有随着小破站的增长而同步上升。

看到这里,爱奇艺可能会感到一丝安慰:尽管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ARPPU(付费用户人均收入)只涨了两块钱,但至少是安全稳定的,没有起伏。

环顾四周,市场上还有很多日子比较苦的兄弟,比如喜马拉雅、知乎等内容付费社区。

无论是内容、电子商务还是本地生活,客户单价都是多年的痛苦。

一方面,抖音上的免费短视频刷了一天;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网民的财源确实很难支持互联网公司所需的支付水平。

流量消失了,用户多年来拒绝付款。支持收入的两个核心变量都遇到了结构性问题。结果,他们的头撞上了天花板。

此时,监管的重锤已经像命运一样落下,烧钱换增长的时代已经完全结束。

二、自救有限

说互联网公司缺乏采取预防措施的意识并不客观。在核心指标达到顶峰的时代之前,大公司主要有两种增长行动:

  1. 做金融业务
  2. 代理战争

2017多年前后,互联网公司的尽头是小额贷款的观点一度流行起来;同时,大公司依靠流量和资本倾斜,在各种细分场景中支持代理商,呈现外卖战、直播战和自行车共享战。

小额贷款业务实际上是流量实现效率最高的模式,这在2017年左右的网络小额贷款公司上市潮中得到了证实。

后者本质上是通过业务的多样化实现流量的反复实现,即监管文件中提到的无序扩张。

不幸的是,这两种行为都被监管部门完全封锁了。2021年底,互联网企业占市场监管总局118起反垄断处罚案件的70%。

对于习惯于选择代理商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他们只能找到另一种方式另一种方式来拯救自己。

比如自称社区不是媒体的快手,偷偷把默认页面从双列改为单列,向公域倾斜更多流量,B站在横屏推荐流中默默插入更多Story Mode(其实是短视频)。这些变化本质上是为了提高广告容量,让用户尽可能感觉不到更多的广告。

另一个例子是在长视频领域,在一波令人眼花缭乱的先进点播和会员专属广告停止后。年薪100万元的公司高管想到了一个普通人拍大腿的方法:涨价

2021年,腾讯视频各档VIP会员价格上涨了17%到50%。今年4月召开以降本增效为主题的会议后,再次宣布涨价20%;爱奇艺已经涨了两轮,黄金也涨了VIP当月费提到30元时,微博热搜也被骂了;芒果TV、咪咕低调做人,默默跟进。

无论是加点广告还是简单粗暴的涨价,本质上都是在多元化扩张受到监管,整体流量增长消失后,进一步挖掘股票。

就连拼多多也铆足了劲品牌化,让用户敢拼2000块海蓝之谜和8000块iPhone。你知道,拼多多目前的客户单价不如美团外卖。

除了挖掘股票,更立竿见影的手段自然是节流。显然,其他行业的老实人从来没有想过裁员会被称为毕业。

在广为流传的裁员信中,HR将辞职手续写成毕业说明,强行祝贺员工顺利从公司毕业。两张公司的好照片也相当惊人:裁员的工作卡装满了一个大盒子,闲置的电脑显示屏装满了半层[12]。

越来越多的公司接受了增量消失的残酷现实,逐渐退出了烧钱赚钱的无尽游戏。

要知道关了几百家店的海底捞,都没有进行大规模裁员,员工整体薪资反而还有所增加。不知道市值和收入几十倍于海底捞的各大互联网公司,会作何感想。

三、应许地

类似的困境也发生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2010年3Q大战就是PC然而,互联网流量枯竭的具体现,4G基站、千元机、加速降费带来了移动互联网的巨大金矿,挽救了上一个时代的内卷化竞争。

转身的历史节点总是伴随着老王的退出和新贵的崛起,然后重新分配行业格局的座位:字节依靠AI个性化的算法和简单的滑动推荐取代了搜索PC时代当之无愧的互联网入口;拼多多靠低价拼单和微信好友砍刀,在猫狗盲区杀出路。

因此,到目前为止,大公司对元宇宙的痴迷是显而易见的。

20212012年12月,网易云音乐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网易伏羲沉浸式系统瑶台在网上捏出两个穿西装的虚拟丁磊,一个20岁,一个50岁,与线下真人丁磊同步敲钟,称之为世界上第一个元宇宙上市仪式[13]。

来源:网易云上市直播

网易不是第一个展示宇宙肌肉的人。Roblox上市受捧到Facebook改名Meta,互联网公司正在积极向投资者和市场证明,他们拥有一张未来十年蓝海的票。

最有行动力的公司已经开始卖铲子赚钱了。罗振宇的收入APP在上面,《元宇宙6讲》的网课一个月卖出4万份,为未来暗淡的知识付费100万元。

元宇宙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故事。它对现实世界的替代使所有现实世界的产业都有可能在元宇宙中重建。

老玩家也看到了在新秩序中占据更多份额的希望,这就是为什么苹果多年来一直受到限制Facebook,声称五年内转型为元宇宙公司,甚至改名。

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

但是元宇宙要翻过许多重山。最高的山是技术门槛。它需要一复杂的基础设施支持,产生一般的技术标准,同时降低消费终端价格,等待大规模用户增长。

元宇宙产品声称将服务于医疗、教育和其他细分行业,需要证明他们不仅可以提供客户服务虚拟人员。

此外,还有不可避免的监管。元宇宙是Web3.0蓝图的一部分,Web3.0在巨头和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下,如何实现数据确认和分散化的核心想象。

扎克伯格雄心勃勃地加密货币Libra,在监管机构的干预下,美联储将其指控为担心隐私、洗钱和财务稳定[9]。

在中国,矿机已经撤离,NFT资产投机热潮引起了新的批评。

以上都指向了元宇宙天花板的最终问题:如果所谓的元宇宙只是线下体验的另一个有限转移,那么增强现实、加密技术和产品的真正价值是什么呢?它创造的蓝海足以让移动互联网的第一批赢家再活十年吗?

四、尾声

2010年,有记者向思科描述了下一个会不会倒下。CEO钱伯斯问:你最担心哪个对手?钱伯斯毫不犹豫地回答:25年前,我知道我们最强的对手会来自中国,现在是华为[1]。

一方面,华为的成功来自于对研发的投资,但同样重要的是,华为自诞生以来一直处于国际竞争市场。

90国内通信市场的特点是七国八制,华为需要与阿尔卡特、爱立信、北电等西方公司一起参与市场竞争。

2001几年后,华为开始在海外市场与竞争对手争夺欧美运营商的订单。

这种国际竞争环境使华为能够在世界顶级品牌的围攻下生存。

但在互联网行业,由于语言障碍和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多数公司实际上是在受保护的市场中成长起来的。

如今,除了tiktok,中国互联网产品很少能建立国际影响力。

庞大的人口基础、广阔的市场和轰轰烈烈的城市化为互联网公司创造了20年的红利期。他们不必像索尼和三星那样参与国际竞争,因为他们的市场狭窄。

在过去的20年里,互联网公司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稳定的动力,但另一方面,许多公司可能缺乏应对更残酷竞争的经验。

当国内市场的红利被挖掘出来时,我们周围的互联网公司有多少能力应对全球市场竞争?

[1] 各公司财务报告

[2] 为什么互联网大厂纷纷裁员?,三联生活周刊?

[3] 美团年净亏156亿,问题在哪里?首席商务参谋

[4] 橙心优先下线!投资者:钱烧了,什么都没留下。红星新闻

[5] 长视频平台会员涨价 一场还处起点的楚歌之战,每次

[6] 谁在管理拼多多:超级大脑和原子化组织

[7] JD.COM裁员还在继续:离职员工已经排在1000多号,第一财经

[8] 网络传播游戏行业裁员、削减项目 莉莉丝、网易等内部人士证实,红星新闻

[9] 还记得Libra?扎克伯格雄心勃勃的发币之路面临瓦解

[10] 为什么拼多多的手机越来越难砍?远川研究所

[11] 含泪涨价后,爱奇艺离赚钱有点近了。远川研究所

[12] 市值蒸发735亿港元!赞裁员 内部人士:不赚钱的都裁了,21世纪经济报道

[13] 三个丁磊一起敲锣,网易云音乐举行了元宇宙上市仪式,上海证券报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88-888-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