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终将老去,总有人年轻。

显然,西祠胡同未能走出中国互联网。BBS魔咒。

3月底,西祠胡同1元大卖的消息引爆舆论。一半的网友说这是时代的眼泪

南天涯北猫扑,西祠胡同榕树下。猫扑、天涯、西祠胡同建于同一时期。web1.0中国互联网时代最大的三个综合类BBS。

西祠胡同以其多样化的版区而闻名。创始人响马对西祠胡同的想法是,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岛屿,偶尔交流,永不碰撞。

不同爱好的人聚集在这里吐槽、购物、谈电影、组织聚会。有用户形容西祠是淘宝、美团、小红书、门户58的集合,最像豆瓣。

西祠原总经理刘辉说:目前,与西祠气质最为相似的是B站。”

最后,西祠没能活成豆瓣、淘宝、小红书或B站里的任何一个。西祠成立之初,气质与商业若即若离,偏爱草根和边缘,难以界定用户群,犹豫不决。

门户网站,社区和BBS是web1.0《纽约时报》的产物。现在看来,他们的商业模式很粗糙,几乎只能依靠点击流量和收集广告来实现。西庙还向核心用户推出了收费增值业务,但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轰动。

移动互联网将用户池放大无数倍,技术强大到可以准确定位用户标签,打开新的商业想象空间。

传统面对新浪潮BBS产品形式和商业实现模式都不合适。西祠胡同没有成功突破,就像没有人能永远年轻一样。

一、西祠胡同、南京、互联网气质

19972000年,中国网民数量不到100万。程序员刘湖在南京的一所大学当计算机老师,因为他认为中国互联网太无聊了,自由度很高BBS他脑海中的类社区初具雏形。

响马是刘湖给这个社区起的名字。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像响马一样,在社区里呼唤朋友伴侣,占脉。项目推迟了一年,刘湖用响马作为自己的网名。

19982004年4月,家里养病的响马终于有时间完成了酝酿已久的想法。一个网友西祠胡同诞生了,一个网络社区自己开版、自己管理、自己发展。

响马将南京的西祠堂巷与北京的胡同相协调,听起来不南不北,但又充满了市场气息。

今年,搜狐、京东、新浪在北京成立,腾讯在深圳成立。中关村和华强北正经历着互联网创业的第一波春潮。

南京响马还没有意识到北京和深圳互联网创业热潮的激增。相反,他认为南北之间的南京是一个具有互联网气质的城市。

压力不大,生活丰富,每个人都过着更自由的生活,有很多空闲时间。这就是响马眼中的互联网气质。当然,如果互联网被定义为商业化,南京肯定不是一个非常实用和商业化的城市。

响马的个人特点和想法体现在一手创建的网络社区:在西祠胡同,程序会自动抓取主页上推荐的热门帖子,但会自动删除来自前20块的帖子。

我们将永远支持草根、中间和边缘的内容。在西祠,你永远看不到爆炸性的热点事件,但每个人都玩得很舒服。响马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在响马看来,车站是西祠的服务提供商。自成立以来,响马就非常谨慎地约束了车站的权利,并将论坛的开放权和管理权分配给了普通网民。

20002000年,响马为西祠胡同设计了第一版站规。版区内,站方不得介入版内事务。版主对版区的控制远大于站方。

我们需要做的是扩大平台,提供良好的服务。让每个社区,每个人,每个版区,都能根据自己的意志发展。即使这是我们不喜欢的讨论版,我们也不会把个人道德强加到版区。响马说。

很快,西祠在南京站稳了脚跟。1999年,西祠迎来了讨论版的疯狂时期。成立仅两年,就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一度跻身全球网站前100名。

互联网界的BBS魔咒,到现在还无人破解

二、西祠胡同找不到位置

2000年,西祠正处于高速上升期,响马突然宣布将西祠卖给艺龙(即e龙),他个人从西祠抽身而出。

西祠是一部休闲作品。爆炸后,服务器超负荷运行,运维成本大幅增加。为了不关闭车站,在与几位买家讨论后,响马选择了e唐越,龙的创始人。

直到今天,响马仍然认为这是当时最好的选择。当时,唐越刚从华尔街回国,兴高采烈。唐越时代,艺龙对西祠有很强的支持。响马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唐越在华尔街有7年的投资经验,最终决定收购西祠胡同。

换了股东,有用户不愿意接受,担心西祠胡同变质。在西祠的讨论版,有人吐槽西祠胡同即将成为西祠大厦。

网友说对了一半。上市的大目标下,艺龙开始要求西祠具备盈利能力。

在利润指标的压力下,西祠向前推进VIP只向用户和版主收费的模式VIP许多用户反对用户收费开放特定功能。

大量版友流失,西祠又开始摇摆。

2003多年来,刘辉作为总经理进入西祠。刘辉出生在摩托罗拉,在通信行业工作多年。西祠是他第一次跨界互联网尝试。

进入西祠后,刘辉立即取消了向VIP用户和版主的收费制度。刘辉向《时代周刊》解释说:版主在西寺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只有为版主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他们才能激发他们的热情。

2005年,刘辉邀请响马回归。响马重构了西祠的底层业务和社区结构,改善了用户体验。

2006年,唐越离开了一手创立的艺龙。他的离开也意味着母公司的支持减少,西祠变得尴尬。

艺龙的主营业务和商业模式与西祠平行。刘辉认为,艺龙与西祠的互补性逐渐消失。

没有造血模式,也没有资金注入。此时,西庙的服务器甚至经常无法登录,大量的后台数据丢失,更多的用户选择离开。

随后,响马和刘辉决定从艺龙中剥离西祠。

20082009年9月,在南京举行的互联网会议上,刘辉宣布西祠将花半年至一年时间完全剥离宜龙集团。

只是没人会想到艺龙和西祠纠缠了八年,终于在2015年以7650万元卖给了江苏省国企紫金汇文。

此时,西祠用户增长早已疲软,无法与微博、豆瓣、小红书、虎扑等相比。

刘辉说:紫金汇文收购的目标是好更大,至少成为当时江苏互联网的领头羊。但是没有给西祠注入更多的资金支持。刘辉说。

找不到位置的西祠,颓势已无法挽回。

三、没有赶上转型浪潮

控制权纠纷带来的内耗只是西祠消亡的表面原因。从细节上看,产品形式和商业模式的落后更像是不可避免的。

西祠胡同几个版区人气居高不下,但风格却大相径庭。

女孩最喜欢败家MM集中营e美食,八卦专家喜欢新包,后窗看电影是电影爱好者的家……

2004年前后,豆瓣、虎扑和B这三家公司自成立以来,功能和个性都非常鲜明——文艺青年逛豆瓣,直男玩虎扑,二次元集中在B站。

西祠胡同无处不在,难以界定,意味着用户属性凌乱。

猫扑社区前总监曾发表反思,综合社区吸引的用户太多,太杂,不够集中,很难吸引高质量的用户。在最佳实现领域,如果综合社区不集中、不深入、不沉淀,就无法获得这些领域的用户,也无法长期分享这些领域的份额。

刘辉也对此感到遗憾,例如,西庙的婚礼频道于2008年开始这样做。如果它在2014年和2015年被剥离,它可能会在垂直领域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我们也可以支持版本主演变成更多的生态,比如你现在说的‘e美食是大众点评最早的雏形。

西祠也曾向移动互联网方向争取更多用户和流量,尝试在内部拉扯之下过早流产。

20092000年左右,西祠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移动研究小组。我提出了一个计划,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应该组织团队研究如何集中和移动社区。响马回忆说,这样的计划在当时非常先进,但该集团取决于该项目是否能盈利。

第二年,仍在雏形中的移动研究组被整个砍掉。

响马感叹西祠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后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甩下车是必然的结果。

响马认为,BBS不能适应当今互联网时代的根本原因是,大量的论坛不是独立开发的,而是依赖于第三方开源的免费软件架构。这似乎是PC时代论坛百花齐放,但实际上这些论坛自主研发能力很差,没有能力进行完整的移动互联网转型。

每个时代都有它需要的东西。刘辉认为,BBS每个网民都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投入更多的精力来贡献内容和主题来沉淀。它不适应当前快节奏、分散的沟通方式。

在众多老牌BBS幸运的是,西祠胡同的告别能在社交媒体上激起水花。

新产品不断取代旧产品,要求web1.0产品跟上时代的每一个变化,永不结束,也许是奢望。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庞大的流量池给了企业更多的商业化可能性。以推荐算法为核心的信息流也被证明是增加用户粘性和增加沉浸时间的最有效途径。

面对新技术、新流量的冲击,传统BBS产品形式和商业实现模式都过时了。KOL大量出走,优质内容产出下降,BBS与同时代的四大门户一样,未能突破成功,最终成为时代的眼泪。

西祠胡同真的死了吗?响马又觉得有。

世界上没有什么会消失。我们现在看到的西祠只是互联网上的一个具体形象。每个人在记忆中都有自己的西祠胡同。 说到这里,响了一顿。每个人在西祠都有自己的片段。每一个碎片加起来都是西祠。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88-888-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