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导语:从传统外卖出发app到目前为止,随着各种团购的兴起,抖音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在外卖直播层面,我们来看看抖音是如何让抖音小龙虾外卖爆炸的。我希望它能激励你。

如何使抖音小龙虾外卖爆单

这几天抖音直播间的小龙虾送货处于爆单状态,每天可以下400单左右,客户单价258元,赚10万。晚上10点,当主人接到金岩坊海鲜摊老板高红岩的电话采访时,她还在核销当天密密麻麻的订单二维码,并打电话给供应链为明天准备3000斤小龙虾。

抖音小龙虾外卖爆单,商家日赚10万,美团怕了么?

在此之前,她的摊位刚开业三天,就收到了北京餐饮不支持大厅食品的政策。高红岩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叹了口气:晚上8点,两天前,第三天空无一人,非常荒凉。

抖音小龙虾外卖爆单,商家日赚10万,美团怕了么?

在北京,很多线下店铺被迫按下暂停键,高昂的租金、劳动力、食材等成本一直压迫着每一位餐饮老板。

大厅食品生意不好,唯一的办法就是转外卖。北京本地绝地生存,主要是大厅食品,针对抖音本地生活,在直播室做小龙虾外卖,避免了外卖平台的高佣金,建立了自己的用户增长系统。

众所周知,抖音本身没有外卖,商店探索了一种新的形式:消费者在同一城市的商工作室下订单,通过私人信息核销代金券代码,发送商店地址信息,商店通过闪存、旧金山快递、达达等快递在2小时或半天内发送给消费者。

这相当于生活在抖音本地做电子商务。

然而,由于抖音没有外卖,只有高客户单价的外卖类别才更具成本效益。例如,平均客户单价是100-200元的小龙虾店主要是大厅食品,北京5环以内的订单。外卖店不合适,一顿饭可能没有送货费高。

四五个小龙虾爆单的直播间出现后,很多烧烤火锅商家也在同一个城市开始了送货业务,同时也给当地服务商和探店博主带来了新的机

tiktok将是一项长期的业务吗?美团是否会对当地生活的头部造成极大的伤害?

一、日爆400单,源于过去一年抖音电商的积累

高红岩是一位工作了22年的老餐饮人,在朝阳区开了一家红岩海鲜美食摊和一家珍海自助餐厅。

疫情总要活着,70-80名员工要养。他们只是转到网上做小龙虾直播,在同一个城市分发。毕竟我抖音有7万粉丝,很准,90%都是北京人。高红岩告诉剁主,她认为这种方法是基于自己一年的抖音经验。小龙虾属于季节性流量,也是消费者的刚性需求。很容易击中痛点,做好抖音。

抖音小龙虾外卖爆单,商家日赚10万,美团怕了么?

去年螃蟹季,他们做了抖音电商直播,1000斤螃蟹2小时卖空,4场比赛赚了20多万。

当地生活是当前流量红利达到顶峰时,商家可以培育的效率空间。高红岩的另一家店是珍海菜。开业三年后,疫情反复发生,四次关门。现在他们可以忍受靠抖音做本地生活。

2021今年3月,抖音的本地生活开始增加团购业务的推广。第一批重点城市企业不仅可以享受免费在线和0佣金的团购套餐,还可以获得流量支持。

高红岩是第一批入驻的商家。通过拍摄短视频引流,店铺每天流水1万,突然翻了。6-7倍。之后,大logo、哈雷等头部探店达人来高红岩的店宣传之后,又迎来了新一波流量。

现在,由于北京周边有自己的小龙虾养殖基地,高红岩很幸运地避免了小龙虾爆单时原料短缺的问题。

这也决定了并不是所有的餐馆都适合这样做。例如,一些高端餐厅可能不像高红岩餐厅那样方便从北海道运输海鲜,甚至从天津和青岛运输海鲜。

同时,与电子商务不同,抖音外卖需要在同一个城市2小时送回家。因此,除了工作室带货外,后续工作更加繁琐,验证、订单、分拣、包装、快递对接,时间非常紧凑。

高红岩说:我们还处于适应期。我们每天晚上都会开会总结如何使明天的过程更加顺利。有时候第二天名单翻了一番,十几个人做不到,还得再招人。

努力总是有效的。除了带货的小龙虾爆单外,家居业务的回购率明显高于以往从事本地生活的店铺业务。高红岩说:消费者在群里互动性很强,我们会在粉丝群里回答各种问题。

各种互动和保留激活了她店铺的日常回购和裂变。

除了小龙虾,许多火锅和烧烤店也在抖音上开始了送货业务。业主注意到,为了让顾客在家吃烧烤,一些烧烤店增加了卡磁炉、无烟烤盘、烧烤架、一次性桌布等,388元可以闪回家;火锅直接赠送炉套装,包括锅和燃料。

抖音小龙虾外卖爆单,商家日赚10万,美团怕了么?

二、商家内卷,当地服务商,探店博主分享

小龙虾是内卷的是小龙虾,季节性、生产、包装方便,也能保证更好的食物品尝时间,许多小龙虾供应链烧烤店加入战场,价格战也随之而来,258元5金小龙虾现在卷到99元5金。

抖音小龙虾外卖爆单,商家日赚10万,美团怕了么?

这是商家争夺流量的必然结果。然而,降价的本质将降低品牌实力和用户的心理价值。如果小龙虾赛道过于拥挤,我们会更换赛道,不会为紧急情况降价。高红岩解释说,过去,餐饮业的线下毛利最多可以达到50%。网上小龙虾外卖利润微薄,销量多。毛利不超过15%,根本不赚钱。主要是为了给店铺打口碑,盲目注重低价策略,偏离品牌本身的定位标签。

但内卷仅限于在抖音有粉丝基础和交易经验的企业。

有些中小企业没有抖音的经验,粉丝很少,根本做不到。首先,抖音品牌商家的商店广播不同于电子商务业务的正常化。本地生活的内容制作和流量运营主要以代理模式运营,导致中小企业使用抖音营销的门槛过高。

第二,送货成本是压在他们身上的一座山。高红岩透露,大多数商家与闪送、达达、顺丰等平台合作。以闪送为例,商家版的送货单越多,折扣越大,但对于一些小商家来说,三环外的送货成本接近60元。

借此机会,服务商和探店博主成为获利者,依靠粉丝基础为小企业带来流量,通过佣金分享赚取收入。

抖音当地生活合作服务提供商联联周边游的一位高管承认,没有疫情的时候,联联基本上不在同一个城市做外卖,外卖销量也不好。现在他们与许多做外卖的企业合作,佣金从10%到20%不等。尤其是小龙虾,以前去过店里,没有同一个城市的外卖,今年增加了很多。

前段时间经历抖音团购降薪运动的探店博主也找到了新的机会。15万粉的探店博主告诉剁主,他这几天在直播间卖小龙虾,两天能下1000单。

抖音小龙虾外卖爆单,商家日赚10万,美团怕了么?

商家只需将样品发送给博主,博主不需要到店,挂上链接就可以带货,拿到卷码后打电话给商家核销。

一环看似顺畅,却有大问题。

消费者小雨告诉主人,博主说在直播间添加商家微信核销代金券代码,两小时交付,但没有人回复添加商家微信,在交付时间没有收到小龙虾,不能直接联系退款,博主让商家说,商家电话不能打开。博主告诉她,她会联系商家按时交付,或者直接投诉12345。

问题的关键在于消费者无法直接通过商家,商家无法准确了解博主带来的准确流量,并准备了足够的商品。此外,由于天气等原因,快递员给送货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消费者体验非常差。

大多数大型餐饮企业表示,虽然在抖音上做城市外卖是一种新的运营形式,但成本高,利润低,属于疫情期间被迫自救。疫情过后,他们仍将回到线下。

当然,他们也期待着等待平台开展外卖业务。

三、美团美食直播机遇又被抖音抢先

风起于青萍之末,当商家自发形成的抖音同城外卖形式基本跑通时,压力就来到了抖音这边。

进入本地生活一直是抖音的目标。据媒体报道,抖音在2021年初的本地生活业务目标是GMV11月实现200亿元GMV仅完成100亿元。而2022年这一目标达到400亿元,翻了一番。

在过去的2021年,抖音精心打磨了团购、直播等产品,培养了服务提供商、人才、用户心智等行业生态。然而,抖音的心外卖经历了几次曲折,但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据剁主了解,202

12000年10月,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披露了心跳外卖小程序软件,市场也嗅到了抖音即将进入外卖的信号。

高红岩透露,他们一直在等待抖音开放心动外卖,去年他们的店也成为了北京的试点店,但现在外卖还没开,就遇到了疫情。

据36kr去年11月,抖音团队完成了另一轮组织结构调整。抖音产品、运营和当地生活业务的总体负责人Seven不再负责经营和本地生活业务,本地生活业务由直播负责人韩尚佑监管,未来如何调整和发展尚未跟进。

根据行业电子商务媒体的分析,与电子商务物流基础设施的公共性不同,主要平台有一套特殊的+外包配送系统,保证了绩效服务体验的独家性。对于强调即时需求的家居业务,独家绩效服务体验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抖音家居业务难以挤入。

对于外卖主要玩家美团来说,当地生活主要分为团购业务和外卖业务。当地生活服务的主要收入在家庭业务部门,在业务频率、绩效成本、消费增长空间等方面远高于商店。这也是抖音做当地生活的硬骨头。

事实上,美团以外卖为主的小店不适合在抖音上种草,但大量以大厅食品为主的大店在抖音官员做外卖之前自发地在同一个城市做外卖,这对美团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致命因素。

众所周知,直播和短视频带来的用户增长和转化率已经成为大型互联网制造商的标准。事实上,美团进入直播电子商务并不晚。自2020年以来,美团一直进入直播,并推出了直播小程序美团Mlive直播,搞商家自播,但一直不温不火。

前段时间,美团推出了美团直播助手APP,据媒体报道,此APP为了满足疫情期间商家的需求,商家可以在多个平台上维护核心客户,避免流失。言下之意,直播的目的不是流量,而是保留。

但是剁主咨询了很多以堂食为主的大店,他们对美团的直播业务了解不多,反而在抖音做了同城直播 配送,如火如荼。

我们拭目以待,美团和抖音各有所长,但新业务尚未崛起。

作者:二十四;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剁椒TMT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SrmBxLns_RwvAN5RxV3Rg

本文由 @剁椒娱乐投资 授权大家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奖励TA赶快创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