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躺平成了中国互联网上的热词。

然而,根据许多趋势,中国的平躺可能只是喊叫。由于疫情对经济的反复影响,创纪录的大学毕业生加入了求职市场。内卷很快就被杀了。

2021年 国内高喊躺平时,大洋彼岸美国的躺平运动也如火如荼,直接付诸实践——数百万员工主动放弃工作,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过着失业游客的生活。

对此,德克萨斯A&M梅斯商学院Anthony Klotz2021年5月,教授抛出了一个总结这种社会状态的新名词:大辞职(Great Resignation)”。

就学术定义而言,大辞职也被称为大辞职(Big Quit)或者大改组(Great Reshuffle)具体来说,是指自2021年初以来,面对生活成本上升、工资收入停滞不前、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流行、积累的工作不满,大量美国上班族自愿集体请辞的群体社会行为。

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大辞职基本上相当于一场没有协调和组织的总罢工。没有人真正组织罢工,但每个人都默默地……不干了。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21年辞职的美国上班族达到创纪录的4700万人,趋势至今仍未放缓——仅2022年3月,就有450多万美国职场人放弃了工作。这是这个时代的大势所趋。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出行受阻、居家办公、收入缩水、购买欲望降低COMBO此后,自2021年以来,低欲望逐渐取代了过度劳动和光荣,成为中国上班族身边的一门显学:与透支健康、生命换取财富、身份和社会地位的快节奏生活相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因此,为什么从北上广深到硅谷和西雅图,躺平会引起全球职场人的共鸣?

为什么大辞职不正常?

跟风随大流,确实属于人类的本能,但也不见得每次都会奏效——假如你身边的熟人在一夜之间纷纷被炒了鱿鱼,你还会主动辞职吗?

当然不会。

但对于今天的美国上班族来说,会议是理所当然的选择。这种异常是西方学术界和媒体广泛关注的主要原因。

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经济政策研究所(EPI)据统计,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第一年,2020年3月和4月之间,美国的裁员规模一路上升——在过去的两个月里,2200多万美国上班族收到了裁员通知,尤其是线下经济(包括但不限于服务、零售和医疗行业)。

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经济下行异常,稳定手头工作,求稳不跳槽成为美国职场人的主流心态,辞职率一度暴跌至1.6%几乎是近7年来的最低值。

然而,这种离职率与经济形势保持正相关的常规趋势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 2021年6月,美国劳动力市场失业人数达到950万,包括当月自愿辞职的403万,但与此同时,美国约有980万个空缺岗位。
  • 2022年3月,失业人数下降到590万,离职人数一路上升到450万。参与大辞职的平躺员工成为美国失业群体的绝对主力军。

更有趣的是,美国的实际空缺岗位数量飙升至21世纪以来的历史新高,1154万个岗位根本被忽视[3]。

换句话说,自从大辞职流行以来,许多人在主动辞职或被动裁员后完全放弃了寻找新工作。事实上,这些完全平躺的上班族并没有被列入美国失业者的统计数据。

那么,哪些行业如此恶心,以至于没有人愿意在员工离职后回头看?

首先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导致大规模裁员的餐饮业。

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报道,截至2021年10月,美国国内餐饮服务人员的离职率已上升至6.8%[1]连锁快餐企业,包括达美乐披萨,都困扰着外卖人员的短缺,这不仅导致第三季度销量大幅下滑,也影响了新店的扩张。

当然,零售业紧随其后,高达4.7%的离职率足以让BBC敲响北美市场的警钟。

此外,医疗行业的离职率也引起了商业媒体的广泛关注——据《大西洋月刊》报道,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截至2021年11月,近五分之一的美国医务从业者已完全辞去了治病救人的职务[5]。

除民生和服务业外,科技企业也遭到了大辞职的暴击:

  • 根据微软2021年第一季度发布的工作趋势指数报告,全球40%以上的员工正在考虑离职。
  • 2021年8月,普华永道对752名企业高管进行调查,40%CMO意识到员工短缺直接对客户体验产生了负面影响,88%的管理者明确表示,员工离职率远远超过正常预期。
  • 在2021年10月发布的德勤研究报告中,财富1000强企业的73%CEO预计未来12个月员工短缺将成为影响业务发展的主要原因,57%CEO目前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吸大的挑战之一,35%以上CEO表示已试图提高企业福利,确保员工留存率。

综上所述,“大辞职”并不是仅限于特定行业的行为,而是波及整个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普遍现象。

这真的很不正常。

正常情况下,正常的劳动力市场最终离不开买卖双方的主导地位,理想情况下是保持平衡——也就是说,要么岗位多,要么人力过剩,要么岗位和员工数量基本持平。

然而,在大辞职的影响下,美国劳动力市场呈现出平衡两端填补不满的新趋势:大量企业没有招聘人员,大量学龄劳动者没有工作——这种自由放任,不像行业,政策动荡地区偶尔结构性失业,更像是辞职员工独立选择的结果。

那么,为什么这些大辞职的经历者心安理得地躺下呢?

二、美国人大辞职在想什么?

与以往经济低迷时期爆发的失业甚至罢工相比,大辞职不仅影响了更广泛的行业,而且覆盖了远远超出常规的人群——从刚刚进入工作场所Z2021年,世代上班族加入了大辞职的行列,从认真从事传统产业的社会骨干到常规认知中的成功人士。

具体到个中原因,显然不能一概而论。

1. Z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

根据Adobe调查显示,这些千禧一代诞生于世纪之交,成为员工时,几乎赶上了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出于健康考虑和这一代人接近互联网的习惯,远程办公成了Z代代选择职位的重要前提因素。

不提供家庭办公模式?传统行业必须线下工作?谢谢,恕不伺候。

此外,尽管与父母甚至祖父母相比,Z世代资本积累明显薄弱得多。

但在2020年之后,美国股市悄然发生的新变化,让互联网原住民Z世代年轻人有了积累财富的新途径,稳定工作不再是基于社会的必要前提。虽然与财富自由还有差距,但至少保持平静的生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2. 就职于传统产业中坚劳动力

虽然这个班的员工往往比年轻一代有更稳定的职位,但实际收入往往依赖于更传统的经济模式(比如餐饮服务人员的小费),或者没有远程办公条件(比如设备维护和线下店铺销售),或者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比如医疗行业)。

面对不断上升的工作疲劳和正比的工资,再加上接触新冠肺炎对自身健康的直接威胁,即使没有财富自由的客观条件,通过大辞职换取自由也是预期的结果。

根据NPR加州连锁早餐店总经理的报告Jeremy Golembiewski,在被拒绝戴口罩的新冠肺炎携带者感染,亲属未能幸免于难之后,这位有26年工作经验的餐饮人决定辞职,花时间陪伴家人。

随后,我放弃了每周50份工作~60小时的繁重劳动,重返家庭Golembiewski我找到了和家人一起度过感恩节和圣诞节的味道。虽然养家糊口的重任暂时无法完全平息,但这位传统行业经理在未来的职业规划中有了一个新的目标:一周工作不超过40个小时。

说到底,对于Golembiewski对于这类30岁的社会骨干来说,参与大辞职的核心目的只是为了争取他们应得的报酬和福利。不仅是餐饮零售,还有大量医疗从业者加入大辞职的核心原因:

自2020年以来,患者数量的急剧增加和物资的短缺使美国一线医务人员陷入了无限过度劳动的加班困境。一方面,收入与劳动完全不成正比。不断恶化的感染情况使死于并发症的新冠肺炎患者日益增多——既然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为什么要继续呢?

超负荷的工作压力只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实际收入。此外,面对疫情对个人健康的直接威胁,越来越多的老上班族开始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感到焦虑和质疑——死亡近在咫尺,不确定明天能不能看到太阳。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领导自己的生活,提前退休,品尝及时玩耍的滋味呢?

3. 积极参与大辞职的成功人士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对几乎所有传统甚至高科技产业都产生了严重影响,但近年来确实有一些嗅觉敏感的新贵实现了财富自由,所以追求梦想自然没问题。businessinsider的职场报道中,就有这么一位典型:

Dane Drewis,加州新兴合法化工业公司14th Round Inc. 财务副总裁在对自己的工作内容和工资收入进行综合评估后,2021年,尚未步入迷茫年的经理做出了大胆决定:

放弃大麻生意,回去做职业音乐家。

以醉生梦死的成瘾品生意换来的财富自由,以及成熟的理财方案为后盾,Drewis当然,我不会太担心我的新生活。手头没有钱会带来压力,直接影响创造力。说实话,我厌倦了整天扔电子表格,所以我希望音乐能给我的生活带来一点幸福。

但无论如何,无论是放任自流还是降低收入预期,降低工作强度,归根结底,大辞职意味着社会总产值的下降。如果你想在不影响生活质量的情况下躺下,钱从哪里来?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美国的大辞职是如何成立的?

三、大辞职,为什么?

只要衣食无忧,大家都想躺平。那么,参与大辞职的人,钱是怎么来的呢?

一般来说,最直接的答案显然是花积蓄吃老本,但事实恰恰相反:据《财富》报道,自2020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

2022年1月至2022年1月,美国居民储蓄累计达到2022年1月.5万亿美元的规模——疫情下的日子不好过,大家都在想着存钱。

申请失业救济金显然是申请失业救济显然是个好主意,再加上食品券,至少保持温饱问题不大。

与不能妄动的储蓄相比,经历过大辞职的美国员工主要有两个资金来源:一是房地产-房地产价格和租金稳步上涨。其中,疫情过后房地产价格直接改变了斜率。

新冠后,美国打工人“大辞职”

据《纽约时报》报道,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美国自住房总房地产净值从20万亿美元飙升至25万亿美元以上(租金收入不包括在内),拥有住房无形中成为积累财富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此外,美国至少有一处房地产拥有 65% 的家庭,这意味着房地产净值的上升将惠及这些人。

房地产净值的增长并不意味着实际财富的增加,而只是成为货币过度发行的水库。但对于大多数拥有房地产的人来说,账面资产的增加确实会让他们更有信心像富人一样做出决定,比如如果你不能远程工作/提高工资/减少工作时间/降低劳动强度/实现你的人生理想,我就会躺下!

但另一方面,如果只有一套自住房不能出售或出租,自住房将解决更多的信心或心态问题。事实上,生活资金的来源应该从其他地方考虑。

因此,美国躺平阶级最重要的资金来源是股市的收益。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挥之不去,但2021年,流入美国股市的资金首次超过100亿美元;截至2021年12月30日,道琼斯指数累计上涨18.标普500指数累涨2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累计上涨22%.14%。

低利率、经济扩张和创纪录的企业利润推动了大多数标准普尔成分股的上涨。表现最好的股票涨幅接近200%,标准普尔500指数全年创下70个新高。在市盈率方面,房地产市盈率超过50%,远远超过其他行业,排名第一,其次是可选消费品和能源。

除此之外,2021年崛起的Robinhood,更多涌入美国股市的散户开门方便。

数以万计的Z一代又一代的离职者Youtube我看了一点股票交易豆的知识,然后挥舞着几百美元冲进股市,像玩游戏一样不断增加我投入的资产(至少在他们发给自己的时候Youtube频道里的短片都是一夜暴富的轻资产赢家);至于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不懂投资的人变成了韭菜,没人在乎。

也许你还记得,20年底21年初,全球金融市场上最激动人心的事件之一就是散户投资者All in GME”、大买GameStop股票挫折金融机构做空的意图。无数年轻人用手头唯一的现金(可能来自失业救济金)和几十倍的杠杆打爆空头机构。

虽然这种狂热的炒股游戏是美联储放水的结果,但并不能阻止没有投资常识的散户投资者将失业救济金投入股市:2021年,他们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了1400美元(至少理论上有这个数字)的救济金Z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

相比于去COSTCO把PS4换成PS更愿意跟着Reddit在版友的指导下,把这笔小钱投入股市——作为杠杆,美股就在眼前。三个月资产翻十倍的传说是什么时候不投资?这比所有游戏都刺激多了!

虽然打鼓传花游戏终有一天会停止,但杠杆至少还没有被打破——作为一个开放的金融市场,美国股市仍然可以依靠全球资本来支持;每一笔投资美国股市的外国资本仍然是支持美国散户投资者辞职动力。

但无论如何,财富终究不会无中生有。从长远来看,大辞职的影响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深远。

远不止美国。

四、大辞职的未来不仅在北美

就像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样,大辞职的影响并不局限于美国。

在澳大利亚,数百万上班族于2021年9月至11月主动辞职,换上了新工作。虽然政府发言人表示,这种交换的初衷是大洗牌而不是大辞职,但很难断定大辞职对这种动荡没有影响,因为这些新岗位员工平均工资增长了10%。

2021年第二季度,欧洲有近50万意大利员工放弃了工作。

与第一季度相比,辞职人数增长了37%,与北美同期主动平躺的上班族增速基本一致;随后,2021年第三季度,40多万英国劳动力选择辞职。到2021年底,英国的职位空缺达到了创纪录的130万-每100个职位中就有4个.四个岗位无人问津。

就连印度也未能置身事外,IT从业者的流失尤为醒目——超过100万人在2021年离职,提高奖金和加薪也是于事无补,从塔塔、印孚瑟斯到威普罗和HCL,2021年,印度大多数跨国信息服务公司都充分品尝了本土化的大辞职味道。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88-888-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