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周杰伦一样,成龙的直播首秀也给了快手。

 

6月25日晚8:00,成龙在快手独家开启了全球首场个人直播,这也是成龙出道60年来的首场个人直播。数据显示,直播近3个小时,直播间实时赞数超过3亿,在线人数一度超过400万。

 

在现场直播中,68岁的成龙回顾了他60年的首次亮相。在此期间,成龙与谢霆锋、荣祖儿等明星嘉宾联系,并与黄子涛进行了现场对话。据报道,现场直播也通过了海外版的快手Kwai、SnackVideo覆盖巴西、印尼、中东等地区的全球用户同步多语言直播。

 

为什么短视频平台热衷于争取大明星的直播首秀?明星真的能拯救迷路的快手吗?

 

在巨星首秀的背后,短视频的流量纠纷

也许你已经不记得2020年7月26日晚8:30是什么样的时刻了。

 

但说到周杰伦在快手的直播首秀,你可能还是有很多印象的。

 

作为大多数人年轻时的偶像,周杰伦在结婚后逐渐淡出娱乐圈,他的作品几乎进入了停止的状态。此外,直到快手进入大陆,周杰伦才在大陆拥有任何社交账户。因此,现场直播的首次亮相注定会吸引许多周杰伦的粉丝。

 

果然,那天晚上,由于粉丝们的热情,弹幕上的疯狂忏悔增加了消息的滚动速度,周杰伦根本看不到粉丝们的消息,与观众的互动问答也有些困难。

 

根据快手发布的战报,当晚在线观看总人数超过6800万,同时在线观看总人数达到610万,直播间互动总量达到3.8亿。

 

对此,很多人直言,快手签下周杰伦真的值得。

 

成龙和快品牌,谁才是快手的救星?

(图源:网络)

徐看到了快手和超级巨星的甜头。2021年,抖音邀请了刘德华,旗帜是刘德华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交账户。当时,刘德华在抖音首次亮相40周年的现场直播也创下了抖音现场直播的历史纪录。

 

晚来的视频号,也开始了解流量之道。2021年12月17日晚9点,爱尔兰著名组合西城男孩(Westlife)出现在微信视频号上,专门为中国粉丝定制了一场线上演唱会。整场演唱会吸引了2000多万人观看,获得了1多个赞誉.3亿。可以说,自2020年1月内测以来,这是一个相当大规模的视频号出圈。

 

成龙和快品牌,谁才是快手的救星?

(图源:微信视频号)

此后,崔健、周杰伦、孙燕姿和罗大佑相继在视频号上举办了在线音乐会。不难发现,每次视频号出圈,几乎都与明星音乐会息息相关。

 

签下超级明星首秀,相当于掌握流量密码。这一点,无论是抖音视频号还是快手,都要理解。

 

大家都明白了,焦虑来了。你有我,每个人都有,那我怎么能比你好呢?

 

快手可能是其中最焦虑的一个。原因是都是流量,但是来快手的地盘总是热屁股,不热就跑了。

 

快手的流量困境

3月29日,快手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和年度财务报告。财务报告数据显示,快手年总收入约811亿元,同比增长37亿元.9%,调整后净亏损约189亿元。更能反映公司业务利润的营业利润为-277.与去年相比,01亿元增加了1亿元.7倍。

 

财务报告发布后,快手股价下跌5%。当时,快手股价从上市后的最高点下跌了80%。

 

归根结底,快手并没有给投资者带来足够的信心。

 

据悉,业务亏损加剧的主要原因是2021年销售和营销费用高达441.与2020年的2666亿元相比,76亿元.15亿元增长66亿元.0%。

 

也就是说,推广成本已经成为运营的主要负担。但问题是,高销售和营销费用并没有带来流量上升。

 

从快手用户增长的角度来看,并不理想。

 

与2020年相比,快手日活和月活增速大幅下降。2021年Q1-Q4.快手日活用户数分别为2.953亿、2.932亿、3.204亿和3.233亿。Q与第三季度相比,用户增长几乎停滞不前,仅增长了290万。

 

同时,2021年,快手平均日活和月活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6%和13%,远低于2020年同期的51%和46%。

 

推广成本高,但流量增长几乎停滞不前,获取客户的成本自然上升。数据显示,2021年快手平均每日活用户营销成本为1013元,而2020年同期只有299元,增长了两倍多;2021年快手每月活用户营销成本700元,2020年同期只有177元。

 

短视频平台最重要的是用户,但快手似乎陷入了流量困境。与抖音相比,快手的流量瓶颈尤为明显。

 

早在2018年4月,抖音的月活跃用户数就超过了快手,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截至2020年6月,抖音的月活跃用户数、用户活跃率和7天活跃留存率分别为5个.1亿人、57.5%和87.2%;快手分别是4.3亿人、50%和82.9%。另外,抖音卸载率为6%,快手卸载率为8%.1%。

 

到2021年,快手与抖音月活跃用户数的差距进一步扩大。QuestMobile截至2021年12月,快手月活跃用户数量已下降至4.1099亿,抖音6.7180亿。

 

消耗用户信任。消耗用户的信任。

 

最后,反映在表现上,是快手电商GMV增长率大幅放缓。自2020年以来,快手电子商务的增长率一直在下降。Q300%降至2021年Q2的100%,再到Q4的36%。显然,当抖音、视频号等同行平台正在向前冲锋时,快手的表现绝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快手缺少流量吗?缺少。但是快手不仅缺少流量,还缺少用户

存、GMV攀升环境。

成龙和快品牌,谁才是快手的救星?

(图源:网络)

 

从大品牌到大品牌,快手电商走向何方?

在前进的过程中,快手可能也想过跟上抖音。

2021年,快手电商的关键词从好货源头,一个也是批发价到信任电商、品牌、服务商。当大多数品牌开始进入抖音时,快手也试图通过增加品牌自播来提升平台的整体调性。

但到2022年,在快手引力大会上,快手电商公布了2022年的最新战略:大搞信任电商,大搞快品牌,大搞品牌,大搞服务商。

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大搞快品牌。

据了解,2022年,快手电商准备用230多亿的流量支持500多个快品牌标杆,让1亿老铁买到高体验价格比的好东西。

成龙和快品牌,谁才是快手的救星?

(图源:网络)

这种调整没有理由。

公开数据显示,在快手品牌直播间品类中,服装、鞋靴销量占第一,为33.91%;美容护肤品占比第二,达到16%.69%,销售额占50%以上。长期以来,中快品牌在两大品类中的表现远远超过传统品牌。

在服装鞋靴类别中,快手电子商务的龙头品牌大多是快速品牌,如米瑞和千柏年。今年3月,预计销售额分别超过7000万元和6000万元,是快手电子商务品牌销售额前10名,也是服装鞋靴销售额最高的两个品牌。

快品牌在美容护肤品类方面也取得了亮眼的成绩。据悉,2022年3月.8促销节期间,快手电商美妆护肤类销售额第一名黛莱皙、第二名朵拉朵尚、第五名梦泉和第六名春之唤,均为快品牌。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雅诗兰黛、兰蔻、天猫销量前十的美容护肤品牌都是一线品牌。MAC等品牌。抖音十大美容护肤品牌多为夸迪、安热沙、花西子等二线品牌。

快手和抖音、淘宝有着俨然不同的社区生态,这也决定了其电商发展模式有所不同。如今,“大搞快品牌”更像是快手在摸索中选中的一大方向。

在某种程度上,基于快手生态发展自身特色电子商务也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出路。

也有可能的缺点。业内人士提到,大多数快速品牌都有强大的个人IP属性,创始人的风格魅力和粉丝群是关键。

未来,辛巴二代是否会出现在大搞快品牌下,让平台陷入削藩难,不削藩难的零和博弈循环?目前尚不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在薇娅、李佳琦、雪莉、罗永浩等超级主播纷纷退场下,主播行业格局已经进入新的洗牌阶段。对于快手直播来说,这反而是一个利好消息,更多头部品牌、头部主播有望从中脱颖而出。

大搞快品牌后,快手电商将走向何方?也许可以期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