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年来,MCN2015年只有160家机构(网络名人经纪公司)激增,2020年已超过2020家.8万家。在行业快速发展的背后,隐藏着一些MCN机构打着培训网络名人的旗号圈钱,分享比例不合理,网络名人离职时面临天价违约金等乱象

       ● 有的MCN该机构专门从事节目直播。在签订合同时,建议每月直播60小时,以获得基本工资。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有很多额外的条件,如后台观众数量、日均礼品收入等。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主播甚至拿不到基本工资,更不用说佣金了

       ● MCN机构与网络名人的理想关系应该是双赢,而不是试图压倒对方。CN机构签订合同的混乱不仅是一个法律问题,而且涉及许多道德和文化问题,需要通过创造良好的文化环境、市场环境和法律环境进行综合治理

       □ 本报见习记者本报见习记者 孙天骄

       □ 本报记者 文丽娟

       上交账户和签名权,签订长期合同,规定违约金过高…这是北京律师李亨之前和一个MCN机构(网红经纪公司)谈合作意向时的经历。

       李恒从事娱乐业多年,因为他经常在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原创文章,近年来收到了30多篇MCN机构抛出的橄榄枝,想把他当成网红。CN李构单方面提出的一系列不平等要求,让李亨感到无语。

       金盾影视中心主任、制片人李学政指出,MCN该机构是影视经纪公司的延伸。两者的商业模式本质上是一致的——垄断人才、收入28%甚至19%的倒挂劳动报酬和制造主题,MCN机构门槛相对较低,近年来发展迅速,容易滋生更多混乱,需要整改。

       公开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MCN机构数量不断增加。2015年,中国MCN只有160家机构,2018年增加到5000家,2020年超过2020年.8万家。

       在数量激增的背后,应该如何处理隐藏的混乱?《法治日报》记者最近就这个话题进行了调查。

       工作累分成比例不合理

       离职时面临天价违约金

       不久前,来自山西太原的年轻人陈晓伟从一一家MCN机构离职了。虽然网红的梦想破灭了,但他还是松了一口气——终于脱身了。

       今年2月,在朋友的推荐下,怀着网络名人梦想的陈晓伟与一家MCN机构签约。

       起初,陈晓伟是拍摄短视频推荐商品的专家,并收到了一些信息流广告,如牙膏、磨砂膏、面膜等。后来,由于经济压力,他从公司接管了一个生活科学账户,承担导演和运营任务。不久,该账户增加了近40万粉丝,互动也很活跃。

       但无论是‘人才’还是运营视频号码,无论商品销售多少,互动量增加多少,我都无法获得任何额外的收入。除了每月3000元的基本工资外,其他收入都依赖于广告佣金,如何佣金完全由公司决定。陈晓伟说。

       他告诉记者,在这个MCN机构里有很多人比他惨。一些刚毕业学艺术的年轻人专门做直播,不带货。除非粉丝很多,有些粉丝愿意在直播的时候刷礼物,否则只能拿基本工资,一个月2000元。

       但是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每天直播8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没有选择播放什么产品。都是公司选择的产品,评论也差不多。陈晓伟说,此外,公司强制每位主播每天拍一段视频,主播每天工作12个多小时。

       陈晓伟很幸运,因为他能顺利离开。

       有很多人想去却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视频博主@林晨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4月的一天,@林晨同学在账号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自己签了MCN该组织面临着一系列的困难,使他无法继续制作视频。这些困难包括:公司强烈要求在视频中植入商品广告,签订合同后未获得公司承诺的运营资源,公司未提供任何工资,在他拒绝植入广告后,公司要求300万元的天价违约金。

       随后,同一视频网站的几位博主也发布了视频,讲述了自己和MCN对于机构纠纷,高额违约金赔偿是他们反复提到的问题。很多博主说:被天价违约金吓到了,只能选择继续忍耐。

       那么,既然收入分享这么不合理,违约金这么高,为什么很多人还是签这样的合同呢?

       一些年轻人最初喜欢经纪公司的资源,即使收入份额很低。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些资源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多,或者不能使用它们。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们意识到合同问题想要终止合同时,他们只能害怕高额的违约金。李学正说。在这方面,他很常见。他以前认识一所艺术学校的大学生,并在毕业前与经纪公司签订了合同。他签署了10年,违约金高达1亿元。

       李学正告诉记者,一些不良经纪公司看中了逻辑,转而以此为赚钱之道——收取违约金维持公司发展。那些不良经纪公司故意压榨签约人,让对方离职支付高额违约金。

       可申请酌情减少违约金

       归属赔偿问题存在诸多争议

       在李亨看来,MCN机构规定收入28、19份显然是不合理的条款,而在司法实践中往往没有法律支持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元的高违约金。

       他分析说,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违约金一般由双方协商,协商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实际损失没有约定或协议不明确,但一般不超过损失30%;当事人要求适当减少约定的违约金过高的,法院应当根据实际损失,考虑合同的履行情况作出裁决。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院研究员谢鸿飞认为,基于合同自由的概念和原则,MCN机构可以通过合同规定签约人签订10年以上的合同,并规定高额违约金。但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由于该合同涉及网络名人的专业自由,应确定其有权终止合同,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并赔偿MCN各种机构的培训和推广费用。当违约金过高时,网络名人可以要求法院酌情降低违约金。

       不仅仅是高额违约金的问题,记者发现网络名人想离开MCN该机构还将面临一系列问题,其中一个焦点是:账户的所有权。

       去年5月,美食博主翔翔大战发布视频称,由于与签署的MCN机构发生纠纷后,他向机构提出终止合同,后者冻结了他的一些社交媒体账户。去年5月25日以后,拥有400多万粉丝的视频账25日以后,拥有400多万粉丝的视频账户没有更新。最后,博主放弃了翔大战账户,注册了一个名为请小翔兄弟的新账户,从零开始。

       “无论是MCN该机构仍然是网络名人个人,其利益的核心是在账户上。根据我的经验,如果个人在终止合同时损失更多的钱来收回账户,绝大多数当事人账户。明星娱乐法创始人、娱乐法律师李振武说。

       据李振武介绍,账户所有权问题是法律尚未妥善解决的难点。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通常根据账户的个人依赖和对账户利益最大化的考虑,认为将账户判定为网络名人更合理;网络名人需要在支付违约金的同时获得额外的钱来赎回账户。

       实践中不可避免的‘用钱买账号’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MCN机构对高额违约金的规定;另一方面,法院判决只能确定账户的所有权,但账户的价值难以估计,这也可能导致双方因赔偿金额而争论的情况,尽管账户被判网络名人。李振武说。

       李亨对归属权也深有感触。

       几年前,一家MCN该机构想与他的一位漫画家签约,成为他的网络名人,并声称将利用各种资源大力推广他创作的漫画。李恒查阅了对方发送的合同,发现对方表示该合同是委托创作合同,即公司委托漫画家创作漫画,漫画的作权归公司所有。

       此外,合同明确规定了营销限制。只有漫画在互联网上转载和传播,以实体书籍出版的许可费将分为漫画家,其他影视改编和衍生品开发收入将属于公司。后者正是作品收入的大头。更令人愤怒的是,合同要求漫画家放弃签名权。漫画由××李亨说,漫画社以‘主编’的形式签名。

       在李亨看来,这份合同显然是欺负人,一旦签署,就会有无尽的麻烦。

       行业发展太快,良莠不齐

       培训网红旗号圈钱

       林慧现在在浙江杭州工作CN谈到合同,她告诉记者:一般MCN机构采用标准模板合同,分比、签约年限、义务等条款相似。除非签署网络名人在互联网上有一定的声誉,或达到一定的粉丝数量,否则可以影响合同的内容,让机构在条件限制上做出让步。

       在林慧看来,MCN机构频繁负面新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行业发展太快,MCN机构好坏参半,一些资源和资质差的小公司在签约网络名人和运营账户的过程中容易出现不合规行为。

       作为业内人士,林慧了解了一些MCN比如有些MCN该机构专门从事节目直播。这一部分的基本人群最多,通常主要是大量的普通人主播。在签订合同时,公司可能会提出每月直播60小时以获得基本工资,这似乎很容易做到,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有很多额外的条件,比如背景中有多少观众,日均礼品收入,甚至公司刷流量的钱也应该计算在锚头上。在这种情况下,许多锚甚至不能得到基本工资,更不用说佣金了。

       还有一些小MCN机构打着培训网络名人的旗号圈钱。CN对于机构来说,通常有一套系统的培训流程,会邀请业内知名人士线上线下授课,不会承诺培训后进入机构成为‘红人’。一般来说,十有八九主动上门提出支付一定费用进行培训,以确保未来发展的画饼签约是骗钱的。林辉说,有很多空壳公司,甚至没有线下办公空间,所以他们开始招聘锚。

       微博300多万粉丝的微博博主@史里芬Schlieffen今年创立了MCN组织。身份转换后,史里芬对这个行业有了更深的了解。在他看来,大量的网络名人和M出现的原因CN机构纠纷是由于行业在双方地位不平等的情况下容易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他解释说,一个找门户或线下广告的成本很高,而网络名人依靠自己的个人魅力和个人产能与粉丝建立了强大的联系,构成了低成本的优势,MCN只有长期使用低成本模式,机构才能获得最大的效益;在博客粉丝规模还小的时候,商业资源需要由公司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源直接找到博客,MCN机构的用途越来越小,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在外人眼里,有些规定是‘坑’,其实是MCN该机构的风险预先行为。为了应对未来可能的终止风险、博客不更新风险和博客创作能力枯竭的风险,公司只能收取巨额的渠道租金。史里芬说,这些风险预先行为肯定会反映在合同中,这是行业本身在非法前提下运作的正常现象。

       许多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MCN机构与网络名人纠纷频发,与行业发展迅速但缺乏统一规范、准入标准、义务、责任不明确、监管不到位等因素有关。

       “MCN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是资源、服务和专业水平,但市场上大多数MCN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任超说,这些机构没有竞争力。

       综合治理形成双赢局面

       网红签约必须做背景调查

       针对MCN有关部门对机构存在的一些混乱进行了整改。

       今年9月2日,文化旅游部发布了《网络表演经纪机构管理办法》

面规定了MCN该机构的义务包括获得许可证、与表演者签订协议、加强对签约网络锚的管理和培训。同时,进一步明确平台、锚和经纪机构之间的关系,形成平台管理经纪机构和经纪机构管理锚的层层责任传递机制,促进网络表演行业的健康发展。

       不久前,中央网络信息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娱乐明星在线信息规范的通知》,要求加强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粉丝群体(支持协会)MCN同时,要求网站平台建立健全娱乐明星网络舆情监控、处置和引导机制。

       受访专家认为,MCN机构与网红的理想关系应该是双方共赢,而不是试图压倒对方。

       任超认为,行业主要参与者应出台自律规范和行业自律公约,成立专门委员会,争取政策支持和行业培训,解决M问题CN机构商业实现、人才孵化、内容创新等问题和需求。政府有关部门可以通过举办选拔会议制定白名单CN综合评价机构的基本资质、带货能力、选择现场的综合表现,动态调整白名单,通过登记审核为网络名人提供高质量的选择。

       从MCN从组织本身的合规性来看,李振武建议,首先,部门分工需要更加明确,内容规划、账户运营、平台公关、舆论监控等应由专业人员行;其次,建立完善的制度流程,以书面记录处理可能的冲突。

       如何规避网红的风险?

       林辉结合自己的专业经验提出建议:如果你想有效地避免‘坑’,你仍然需要擦亮眼睛,做更多的家庭作业,试着找到业内著名的MCN组织,做好背景调查。

       史里芬特别提醒,在签订合同时,我们必须注意是否有竞业限制。一些公司会同意博客终止合同后几年内不能从事相关工作,这对不断变化的互联网内容创作者非常不利。

       万一进入坑,谢鸿飞指出,一些不合规的MCN该机构利用其合同的优势与网络名人订立的合同权利和义务明显不平衡,明显不公平。网络名人可以根据《民法典》第151条要求撤销合同,并有权要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撤销合同。CN机构使用的是格式合同,违反民法典有关规定的,视为无效或无效。

       “MCN机构与网络名人的关系是网络时代诞生的一种新型社会关系。目前,MCN机构签订合同的混乱不仅是一个法律问题,也涉及到许多道德和文化问题,需要通过创造良好的文化、市场和法律环境来进行综合治理。谢鸿飞说。

       (()(文中陈晓伟(文中陈晓伟)(文中陈晓伟(文中陈晓伟 林慧为化名)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117-072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